? 486.第486章 回乡-神武觉醒 ag8866.com环亚娱乐|优惠,ag视讯竞咪厅|官网,AGAPP|开户

神武觉醒

486.第486章 回乡

486.第486章 回乡2017-11-11 8:26:57Ctrl+D 收藏本站

????神武大陆亿万里浩瀚,共分五大州。分别为东州紫玄皇朝南州兽族联盟北州灵族契约西州幽冥皇朝和中州,被人族兽族灵族和鬼族四大族所占据。

????中州,在五大州中比较特殊。

????这里地处大陆的中央地带,不属于任何一方,自古以来是四大族的战争之地,永不平息的烽烟战火几乎伴随着四大族的崛起。不管是千年大战时期,还是千年和平时期,这里都是极为残酷的绞肉战场。

????在这片中州大地上,没有任何一家势力敢自夸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占据的地盘随时可能丢失。

????任何一个种族在这里都要小心翼翼,以免遭到其他异族的猛烈攻击。

????紫凰宗这样在东州境内拥有庞大的巨头势力,但在中州也算不得什么,这片乱战之地没人会看东州宗门的脸色行事。

????叶凡和谷心月并不打算留在东州境内,不管在东州境内的任何地方,终究都会遭到紫凰宗门的袭扰。

????以两人目前武王初期的修为,想要突破进入武皇境界,将会比较漫长,至少也是数十年之久。如果被紫凰宗发现追杀,被迫东躲西藏,那是十分麻烦的事情。就算是祖神古地的太古神山,如果紫凰宗铁了心派了三四名武皇杀过来,谷心月也是难以抵挡。

????两人一商议,干脆决定前往遥远的中州,找一处地方隐居和修炼,彻底摆脱紫凰宗的纠缠。

????在中州那种战乱之地,命如草芥,每年都有无数的生灵消亡,没人会去特别在意他们两人,紫凰宗的影响力在中州也是微乎其微。

????不过,叶凡心中还有一丝牵挂,尚未了结。

????“此去中州,只怕要数十年之久。如遇其它意外,能不能返回东州还是未知之数!心月,我打算回乡祭奠一下爹娘,为他们扫墓,再远赴中州!”

????叶凡道。

????“嗯!”

????谷心月微微点头。

????她本也有此打算,只是她的老家在紫凰宗门,父亲葬在祖神古地内,这两处地方现在都去不得,会被紫凰宗的人盯上。她只能陪叶凡去鹿阳府的故乡一趟。

????叶凡谷心月两人离开皇城之后,便乘骑金灿鸟,一路御空飞行数百余万里,前往沧蓝国的鹿阳府。

????金灿鸟经过谷心月这些年的精心饲养,如今已经是兽侯期,一双金眼如炯炯日月,浑身金羽如金铁铸造,丈长的双翅玄刀宝剑出鞘,钢铁啄爪,飞行速度快若闪电,性子极为凶悍,桀骜难以驯服。

????不论是战斗,还是乘骑,这金灿鸟都是一等一的极品飞禽。

????这是皇阶血脉的上古翼兽,曾经是凤族的附庸追随翼族,并不比蛮荒古兽猛犸象的兽皇血脉差。它虽是兽侯期,飞行速度却比武王御空飞行还快几分,寻常武王根本追不上。

????也多亏谷心月是凤祖血脉,对翼兽有天生的威压,否则要驯化一头桀骜凶悍的金灿鸟,哪怕她是驭兽之王也是极为艰难之事。

????...

????一月之后,一对小夫妻摸样的青年俊美男女,头戴着黑色斗笠,身穿着遮雨蓑衣,出现在鹿阳城的郊野。

????叶凡来到叶氏夫妇的墓碑坟前,拜了三拜,插上香烛。

????谷心月也拜了三拜,烧了许多纸钱,以示祭奠。

????让叶凡微微诧异的是,坟头上并无任何杂草,附近干净整洁,显然是经常有人来这里清理。

????他在鹿阳府也没什么亲戚,谁会经常来这里帮他清理打扫爹娘的坟头?

????他想了想,打算进城看看。

????鹿阳城千年古城,城头爬满了绿藤苔藓,城内平静安详,一些上了年纪四五十岁的老守城卫三三两两懒洋洋的抱着长枪站着,盘查着进出城的路人和商旅。

????两人如入无人之境,来到鹿阳城的街道上。

????跟叶凡少年时候的记忆中相比,鹿阳城显得多了几分萧条,路上行人不多,城池老旧,更加的清静。

????两人来到叶家老宅,一栋老旧的大宅院子。

????“喝~!嘿~!”

????只见,院门敞开着,院子里面一名胖乎乎的二十余岁青年正在霍霍的练着《碎石拳》,拳风鼓鼓,满头大汗练的颇为辛苦。

????中央的桌上摆放着一盘瓜果和馒头糕点。

????他练了半响,有些饿急,眼咕噜朝里屋瞄了一眼,赶紧抓起桌上一个糕点塞进嘴巴里。

????马上,里屋的一名乡绅摸样穿着粗布衣的老头冲了出来,拿起一根扫帚,劈头盖脸打过去怒骂,“混蛋小子,还不快抓紧练功!吃吃吃,就知道吃,都成猪了!想想你堂哥十五岁就是六系榜首,二十二岁当朝殿试魁首,二十五岁成沧蓝国统兵大元帅,爹也不求你多出息,你好歹也要考上咱鹿阳府武院,别给咱老叶家丢脸啊!”

????“爹,凡哥是什么人,那是武魁星转世,俺能跟凡哥比吗!再说了,你天天去给堂哥家扫墓,人家早不知道在哪里飞黄腾达了,也不领你的情啊。”

????那青年抱头鼠窜,东躲西藏躲避扫帚,委屈的都想哭。

????老乡绅追累了,气喘吁吁丢下扫帚,苦口婆心道,“豪子,别怨爹逼你。要是你堂哥现在还是沧蓝国大元帅,咱们爷俩只怕比皇亲国戚还威风八面,你也不用那么辛苦,吃香的喝辣的随便挑。可是他走了,鹿阳府没人把咱们当回事,什么都得靠自己才行啊。

????你这年龄,本来是早就考不了鹿阳武院了。你爹去找沐老院长托关系,多亏你堂哥当年的面子大,沐老院长好不容易才开恩,把你的年龄限制放宽一点。你再不努力一把,连鹿阳武院都进不去,丢尽了你堂哥的脸。继续练,练完拳才可以吃!”

????“俺《碎石拳》已经修炼的很好了,一拳可以打碎一块大石头,今年肯定能考上鹿阳府院!饭都吃不饱,还怎么练拳啊!”

????豪哥嘴里只是嘟囔,舞了舞拳头,很是不服。

????叶凡站在院外听着,心头哭笑不得,不由压低声音道:“安财叔!”

????“你...两位大人是?”

????叶安财朝院外一看,不由愣住,两名斗笠蓑衣的男女,身上一股神秘强大的气息,如同圣神降临一般,让他浑身感到颤抖。

????听那男子的声音,似乎有几分熟悉,依稀是叶凡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少了印象中的稚气,多了成熟稳重。

????叶安财浑身激动,但是不敢确认。

????“修炼武道需要大量高阶草药淬体,豪哥光是苦练不行,身体跟不上,气血有亏,还需买些好的草药给他养养身子,再买一册高阶武技让他修炼。这些年多亏安财叔去打理墓地,这里有几万银两,留着用吧。...切记,不要对任何外人提及我回来过,否则会引来不测的灾祸!”

????叶凡一步迈入院中,并未摘下斗笠,只是取出一些银票,放在桌上。

????他不敢留元石符文之类的武修高级物品,被人发现他跟叶安财有联系,只能留些世俗的银票。

????两名青年男女,来无影,去无踪,在院外消失不见。

????“凡子!还是你懂安财叔这些年苦啊!”

????叶安财紧拽着一叠厚厚的银票,眼巴巴的望着院外消失的两人,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噗通坐倒在地上,泪流满面。

????苍天有灵啊,这些年他天天去扫墓,一日不敢懈怠,就指望着叶凡有朝一日回乡看一眼,记得他这远房表亲的好,今日总算被看到了。

????“是~堂哥?”

????豪哥看到院外消失的人影也懵了,转头瞪着他爹手里的几万两的银票,张大了嘴巴,吞咽着口水。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银票。他终于有好多银两来买高阶草药来淬炼了!

????...

????离开叶家老宅,走在街头的巷子。

????叶凡也放下了一桩心事,有安财叔常去爹娘坟前扫墓,他心中也好受一些。

????在城中漫步,看着街头巷尾熟悉的地方,街铺武院,往昔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突然,叶凡停下脚步,望着前方的一个人影,神色异常复杂。他没有想到,居然会遇见。

????谷心月有些诧异,顺着他的眼光望去。

????只见,百丈外的街尾一间草药铺门口,一名少妇打扮身穿布衣的女子,正背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在忙碌着遴选一些晒干的草药。这少妇应该是一名药师学徒,经营着一家草药铺子。

????“她是...曹珊珊?”

????谷心月看叶凡的复杂神色,似乎一下明白过来。

????鹿阳府内,能让叶凡这般神色复杂的,恐怕也只有曹珊珊了。一晃一二十年,曹珊珊早已嫁做他人妇。

????少妇抬头,不经意间扫过前方,看到街头的两名斗笠蓑衣的男女。

????看不到容貌,只看到了那男子的一双眼睛。

????她心头一颤。

????那双冰冷,铁血无情中带着一丝温柔,无比坚毅的眼睛。她永远忘不了,鹿阳城破那天,所有人都在逃亡。只有他从天而降,把她从死人堆里救出来。那双眼睛的神色,和这名斗笠蓑衣男子的几乎一样。

????那两名男女在街头站了一会儿,似乎在看她。

????但是很快,两人一同转身离去。

????她四下顾盼,却再也看不到两人的踪影,眼角突然留下一行泪来。

????“娘,你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娘眼睛里被风吹进沙子了!一会儿就好,晚上娘给你煮一个蛋花汤。”

????“哦,太好啦,自从爹去了前方打仗,我都好久没有吃好吃的了!”

????曹珊珊连忙擦去眼角的泪花,笑着安慰小娃。

????这一生。

????没有对错!

????没有怨悔!

????只是,有缘相遇少年情深,无缘相守陌如路人!

????他身旁那斗笠女子,应该是他所爱的女人吧,只望她能珍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