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8.第398章 返回-神武觉醒 ag8866.com环亚娱乐|优惠,ag视讯竞咪厅|官网,AGAPP|开户

神武觉醒

398.第398章 返回

398.第398章 返回2017-11-11 8:25:7Ctrl+D 收藏本站

????叶凡和谷心月离开大雪山,穿过冰幻之湖,趁着风雪,无声无息的返回百里之外的临时营地。

????甚至没人察觉到,他们去了一趟大雪山。

????营地内安然无恙。

????小队众武修大多在厚厚兽皮的帐篷内酣睡,或是因为伤痛而辗转反侧,痛楚"shen yin"声被外面的大风雪掩盖。

????娄晴眼眶泛红,按照叶凡的吩咐,把娄羽架在篝火上,小心翼翼烤了五个时辰。

????终于令娄羽从外界汲取了一丝火元气,松动了被冰封的元气经脉,把他从冰封之中解冻出来。

????娄氏兄妹也不敢抱怨叶凡。

????次日天明。

????休整了一夜的小队众人,匆匆踏上了返回冰荒小镇之路。他们一刻也不想在冰幻之湖附近多待。

????估计要半个月,才能返回小镇。

????小队众人偶尔望向叶凡的目光,已经更之前进入冰荒古地之时截然不同,充满了崇敬和敬畏之色。

????没人再会天真的以为这位只是一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大族公子哥。虽然,他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确实是一副无所事事,看上去颇有游手好闲的公子哥的嫌疑。

????一路上,娄氏兄妹两人安分多了,从冰幻之湖逃生出来,终于认清楚了一个现实。

????如果说,谷心月这位凤族武王,强大尊贵到让他们感到仰望和自惭形秽的话。

????那么叶凡这位神秘不知来历的武王,他们连望其项背都做不到,那是一个他们无法触及和想象的奇迹。娄晴原先鼓动她哥哥去追求谷心月的想法,却是想也不敢在想。

????娄晴不敢去招惹对她没有好脸色的叶凡,路上闲着无事的时候,总是喜欢黏在谷心月身边,唧唧喳喳,旁敲侧击打听叶凡究竟是什么来历。

????“心月姐姐,叶哥哥好厉害。你当时没看见,他没有玄兵,只用了一招战技,就将那头可恶的冰蜃兽王斩为两半,像切肉泥一样把它的贝甲切开,然后赤手空拳夺走了它的内丹珠!我当时都吓懵了,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心月姐知道那是什么战技吗?”

????娄晴骑着一头浑身雪白的马,兴奋低声说着,眸中尽是崇拜之色。

????虽然她已经是武侯境的修为,终归只是一名十六岁少女,以前大多在紫玄皇城的娄氏家族内闭门修炼,未出过几次远门,也很少见过真正的顶级强者。这次若非有她哥哥这位武王带着,她只怕也不会来这冰荒古地这危险之地。

????十六岁少女,正是青春年少最会浮想联翩,又无比崇拜强者的年龄。

????谷心月对娄晴这态度大转变感到好笑,不由笑道:“他身上小秘密太多,我也知道的也不是清楚。估计是一门手刀战技吧!”

????她马上转移话题,“对了,晴妹妹,你小腿骨折怎么样了?”

????“绑了绷带,上了一块三阶治疗骨伤的兽皮膏药,但用处不明显。估计得一二个月修养才能痊愈,我接下来一个多月还要赶路回紫玄皇城,会很麻烦。”

????娄晴摇头,伤脑筋。

????谷心月一笑道:“他不是把那枚冰蜃元丹珠抢到了么,我跟他说下,让他用那枚珠子,帮你治疗一下。”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心月姐姐!”

????娄晴眸中一亮,大喜。

????她可是亲眼见过,那枚冰蜃元丹珠的治愈效果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冰蜃兽王被谷心月的一指轰击,打出一个拳大的深窟窿血洞,结果被冰蜃元丹珠散出的元气滋润,迅速重生出血肉。连贝甲的一块缺口,都生出新的甲壳。足见那枚冰蜃元丹珠的治疗效果之强,令人难以置信。

????谷心月将此事跟叶凡提了一下之后。

????叶凡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他得到冰蜃元丹珠玄宝之后,还未用过,也不知道治疗的效果如何。既然有人愿意送上门当试验品,他正好拿娄晴的小腿伤来做个疗伤小实验,也让自己更清楚此玄宝的疗效。

????路上,小队傍晚扎营歇息。

????娄晴心中忐忑的来到叶凡和谷心月的大营帐,请叶凡用那枚冰蜃元丹珠,帮她治疗小腿骨折。

????谷心月出了营帐,在帐外烤着兽肉。

????只剩下叶凡和娄晴在帐内。

????“叶哥哥,你看我的小腿!能治好么?”

????娄晴乖巧的坐在兽皮毯上,眼睛微红,神情楚楚可怜的扯起雪袍衣裙一角,在叶凡面前,裸露出她拥有诱人肌肤的雪白小腿。

????她的小腿因为骨折,此刻有些红肿和大片的淤青。

????“试试看吧!”

????叶凡淡淡道,手持冰蜃元丹珠,催动里面的少许乳白色冰蜃元气,逸散一丝到她骨折的小腿上。

????娄晴只感觉到,一丝冰凉的冰蜃元气侵入她的腿部,很快便有一阵阵酥酥麻麻奇痒的感觉,仿佛无数蚂蚁在啃咬着肌肤,挠着她的小腿脚心。

????这是新生的血肉在快速生长,奇痒无比。

????那种感觉,简直令人欲死欲生。

????“啊~!”

????娄晴实在忍不住,不由"shen yin"一声。

????但马上,她惊醒过来,自己在叶凡面前太不矜持,脸颊不由羞涩,瞬间变得烧红。简直要羞死人了,她恨不得钻到雪堆里去。

????但治疗尚未完成,她只能强忍着小腿上的酥麻异样,还有自己的羞耻感,扭头不敢看叶凡。

????叶凡根本没注意到她的烧红的脸色,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小腿骨折的细微变化。

????红肿和大片淤青,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退。

????内部的骨折虽然看不到,但恐怕也在迅速愈合。

????这冰蜃元丹珠的疗效果然非常神奇。

????叶凡心中不由惊叹,朝娄晴道,“这小腿骨折已经痊愈,估计再休养一二日,应该没问题!”

????娄晴感觉自己的小腿似乎不再疼痛,充满了轻松和舒畅之感,应该是好了。

????“多谢叶哥哥!”

????娄晴向叶凡匆忙道谢之后,想到刚才治疗时候的那一声"shen yin",脸颊不由烧红,逃也似得冲出营帐,差点撞上帐外正要进来的谷心月。

????谷心月刚在帐外烤完一大串香油的雪兔肉,看到娄晴如常人一样飞快出来,不由笑道:“晴妹妹,腿伤已经好了?要不要吃一块烤肉?刚烤好的!”

????“心月姐,不用了!”

????娄晴脸红低头,轻声道,飞快的逃回到她自己的营帐,死也不肯再出来。

????“她这是怎么了?”

????谷心月掀开帘子,进入帐篷内,看到叶凡正在研究那枚冰蜃元丹珠,不由奇怪道。

????“新肉生出来会比较痒,估计是有些难受吧。”

????叶凡仔细想了想,摇头说道。

????他对这小丫头也莫名其妙。不过,只要别给自己添麻烦,他也懒得理会这娄氏兄妹二人在想些什么。

????吃完烤雪兔肉之后,他继续研究那枚冰蜃元丹珠。

????令叶凡担忧的是,冰蜃元丹珠渗出一丝丝乳白色元气之后,它的光华黯淡了几分。

????它之前已经治疗过冰蜃兽王的重创,现在又治疗了娄晴的腿伤。

????照这样下去,这枚冰蜃元丹珠恐怕只能治疗三五次,就要耗尽所有的元气了。

????那时,这枚冰蜃元丹珠耗尽了元气,岂不是要废了?

????殇已经从沉眠之中苏醒过来,帮叶凡查了一下那枚冰蜃元丹珠的资料。

????“不用担心。这枚冰蜃元丹珠非常不错,而且还是一枚成长型的玄宝。冰蜃兽王花费了长达二千年,****用纯粹的冰元气精华温养它,才将它温养成一枚四阶极品治疗系内丹珠。此珠在武修的体内,一样可以温养。不过,对于寿命较短的人族武修来说,它成长的速度太慢了。

????它的最大价值,就是武修通过温养,将自身的冰元气通过此元丹珠转化为冰蜃元气,从而令它可以反复使用。而不是一次性用完就废的玄宝。你一样可以将它养在自己的腹内丹田之中,用自己的冰元气滋润温养它!”

????“温养?”

????“不错,它其实是一件活的冰系玄宝,只是不会动而已。它的价值,绝不在冰封之泪猛犸象皇牙之下。”

????叶凡大感惊奇,将那枚四阶极品玄宝冰蜃元丹珠,直接吞入腹内,尝试着在腹内丹田用自己的冰元气进行“温养”。

????丹田内,他将自己的大量冰元气,紧紧的包裹着这枚冰蜃元丹珠。

????冰蜃元丹珠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汲取着周围的冰元气,融入丹珠之内。在丹珠内经过复杂的变化,转化为冰蜃元气。

????谷心月见叶凡在研究那枚冰蜃元丹珠,也未去打搅他,自行修炼。

????次日醒来。

????叶凡发现自己一夜之后,丹田内的冰元气少了许多,但同时冰蜃元丹珠却光华明亮了一分,冰蜃元气更加充沛了一些。

????这枚冰蜃元丹珠治疗娄晴小腿骨折所消耗的冰蜃元气,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补回来了。

????这件四阶治疗玄宝,果然可以在体内温养,恢复消耗掉的元气!

????这让他大感振奋。

????有了这件治疗系的玄宝在手,一些寻常的轻伤甚至重伤,只要不致命,对他将不再有威胁。

????...

????娄氏小队一行人在冰荒古地行走了小半个月,终于安全抵达冰荒古地的边缘地带——冰荒小镇。

????这里比冰荒要安全许多,没有兽族会闯入这里。

????也极少有武修在小镇里闹事。

????众武侯们不由放松下来,此行收获不算少。不过,最重要的是,总算安全活着回来了。能够从冰幻之湖逃生出来,对他们而言简直是一个奇迹。

????娄氏小队就地解散。

????娄氏兄妹二人此次前来猎取北冰麝香,结果数月下来一无所获,十分失望,但离他们母亲的寿辰已经只有一个多月,想要再去寻找北冰麝牛时间显然不够,只能黯然准备返回紫玄皇城。

????叶凡和谷心月获得魂火之后,也要回紫玄皇城。

????四人正好同行回去。

????叶凡和谷心月两人乘骑的是胭脂雪鸢兽王。

????娄氏兄妹二人乘骑的却是从皇城租来的一头飞鹤兽侯,品次要差一些,但飞行速度也不算太慢。

????“心月姐,为何你和叶哥哥都戴着一副面甲?来这冰荒古地做什么?”

????现在要离开冰荒古地,没必要忌讳,娄晴终于忍不住,直接问道。

????“这...倒也没什么,我戴面甲只是省却许多麻烦。他则是有一项重要的任务,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修为和行踪。日后在皇城,怕是能经常见到,自然知道他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