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第61章 天灾变——狼族兵祸-神武觉醒 ag8866.com环亚娱乐|优惠,ag视讯竞咪厅|官网,AGAPP|开户

神武觉醒

61.第61章 天灾变——狼族兵祸

61.第61章 天灾变——狼族兵祸2017-11-11 8:17:51Ctrl+D 收藏本站

????鹿阳山巅的三星祭坛之上,星空再次出现异变。

????众人惊觉,纷纷抬头仰望。

????只见一道比之前的圣柱之光弱上很多的星辉光柱,如同一束飘渺纱雾一样徐徐降落下来,降临在九名祭祀少年之一的姜尤希身上。

????姜尤希盘膝端坐,风度翩翩气质如玉,整个人在原地不动,翘首仰望星空。

????但是他的一双瞳之中,却开始迅速演幻出一幕幕无数的模糊景象,就像亲眼见证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一样。

????青狼兽兵团!

????围攻一座人族城池!

????硝烟滚滚!

????无数人族兵马和狼兵在城池内外疯狂厮杀,城门轰然倒塌,殷红鲜血染红大地!

????一幕接一幕,一直持续着。

????众人都不敢去惊动打断姜尤希。

????这是星尘系祭祀,预测未来的天灾祸福。不管是灾难降临还是福运来临,只要能提前看到,就等于是抢了一线天机。

????这就是祭司无与伦比的强大能力,能够牵动百万人族的命运。

????。。

????“我儿的星尘系祭祀成功了!他成了一名星尘系祭司,太好了!”

????姜天鹏城主望着祭坛内的姜尤希,神情激动,紧握铁掌,沉稳的脸上全是压抑不住的喜色。

????原本以为,这次祭祀大典,叶凡已经成功了圣神系祭祀,是今年祭祀大典唯一一名成功的祭司。其他祭祀少年估计再也没有希望能祭祀成功。

????没想到一次祭祀大典,居然奇迹般的连续祭祀成功了二次。

????他儿子姜尤希紧跟着成功了一次星尘系祭祀,也成为了一名人族祭司。一旦成为一名正式祭司,那么尤希的前途职业终于定了下来,未来有了方向。

????这对姜古二家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也是鹿阳府史无前例的大喜事。

????其余大人们多少有点嫉妒。

????姜城主这儿子长的气质优雅冠绝鹿阳府,还是个罕见的祭祀系天才,得子如此,令人羡慕。

????鹿阳府八大家族内成员虽然庞大,但是良莠不齐,才绝出众的嫡系子弟并不多。

????。。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星空中的这道星辉散去,渐渐但不可见。

????姜尤希眼瞳内的景象散去。

????他双瞳失焦,脸色苍白失血,身躯摇摇欲坠,无可控制的在恐惧和颤栗。

????“尤希!快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姜天鹏城主也顾不得其它,猛然从望星亭内一跃,飞身百丈纵入三星祭坛内,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姜尤希,急声道。

????望星亭内的其他大人们也急忙涌向祭坛,听姜尤希说些什么。

????“兵~,兵灾!”

????姜尤希的瞳孔渐渐聚焦,落在姜城主焦急的脸上,虚弱的吐出二个字道。

????“详细点,还有呢?”

????“我看到,一支数量不明的狼族兽骑,在围攻一座人族城池!城门倒塌,死伤无数。”

????姜尤希浑身冰冷,抑制不住的颤栗。

????刚才那一幕幕的模糊图象,闪过他的双眸。那座被兽兵围攻的人族城池,虽然很模糊,但是他依旧能够一眼分辨出来,是一座再熟悉也不过的城池。

????“哪座城池?”

????姜天鹏急忙又道。

????“鹿~,鹿阳城!”

????姜尤希艰难的吐出的三个字。

????“被攻打的时间?”

????“不知道!”

????“那最终结果如何?是我们败了,还是兽兵最终退了?”

????“我没看清楚!这些景象很模糊,难以看到细节。我只看到城门倒塌,双方军团厮杀到一块,死伤惨重。很快星辉消散,后面的就没了,并未看到最终的结果!”

????姜尤希摇头。

????虽然星尘系祭祀成功,但是因为个人天赋的原因。能够看到的细节清晰模糊程度,还有持续的时间,都不一样。

????他能够看到是一支数量不明的狼族兽骑,以及鹿阳城被攻破城门,这二个重要的细节,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如果他祭祀系的资质再差一点,只怕连这股兽兵是什么兽种都看不清。

????在场所有大人们都闻之色变。

????“兵灾!”

????“鹿阳城被攻陷,这~这怎么可能!”

????“鹿阳府完了!”

????鹿阳府众大人们,还有众天才少年们,无不惊恐变色。

????星尘系祭祀是没有假的!预测既然出来了,那就是说这一切必然会发生。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某一天,鹿阳府肯定会城门被兽兵攻破。

????城门一破,必然死伤无数。

????他们的家业产业可都在鹿阳府,就算要提前逃离鹿阳府。这消息一传出,根本没有人愿意去去接手这些产业。那些产业大量贱卖,对他们来说也是损失惨重啊。

????对于他们这些在鹿阳府扎根经营了数百年的家族来说,是绝不愿意轻易放弃这些产业。

????可如果不逃,说不定他们就要战死在这鹿阳城,与城共存亡。

????最令人恐惧的是,他们不知道哪一天鹿阳府会被狼骑兽兵攻破。这简直就是一场煎熬!

????赵东来顿时暴怒,急声道:“来了,果然来了!你们看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这头猛犸象幼兽会给我鹿阳府带来一场大祸害。刚才我说这是大祸害,你们还不信!兽族果然没安好心,派兵来抢这头幼兽!我鹿阳府都被攻陷,。”

????“不如现在就杀了这头幼兽,铲除这个大祸害!”

????有人大声愤然道。

????“对!杀了这头猛犸象幼兽,兽族就没有理由来攻打我鹿阳府了!”“这样猛犸象一族血脉彻底消失,无法祸害我人族。”

????众人恐慌,纷纷嚷着支持。

????“你们慌什么!”

????沐封山老院长突然沉声喝道。

????噪杂的人群一下鸦雀无声,完全静了下来。

????沐封山身为沐氏家主和府院院长,德高望重,栽培的弟子遍布鹿阳府内外。如果说要做出什么决断,沐老院长说话是绝对管用的。

????沐封山扫视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道:“杀了这头幼兽,就能阻止兵灾的发生?老夫看未必!这可是象圣耗费了庞大的圣力为代价,才复活的猛犸象一族血脉。我们现在杀了它,这岂不是让象圣更为震怒。兽盟必然派来发泄怒火的兽兵,反而比原定的抢夺幼兽的更多数倍。那时,它们毫无顾忌,一心杀戮报复,我们鹿阳府就能躲过这场兵灾?”

????“沐老院长说的对!”

????“兽盟恼羞成怒,一样会派兽兵来报复。我们杀不杀这幼兽,都避不开这场大兵灾。”

????“那可怎么办?沐院长,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

????众大人们都是无言。

????“大家寻思一下,这支狼骑兽兵从哪里来?”

????沐封山寻思了一下,背负双手,沉声道:“要知道,我鹿阳府地处沧蓝国的东莱郡,郡内各处都有兵马把守。鹿阳山的深山里倒是有几头凶兽,可充其量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的小兽,不足为虑,骚扰我鹿阳府都做不到!”

????“这。”

????“我鹿阳府周围数百里,没有任何兽族部落。如果大股的狼骑兽兵来袭,那肯定不是从附近来的。”

????“莫非是烈日山脉的青狼部族?”

????众大人物们终于平静下来。

????“大股兽族骑兵想来攻打鹿阳城,哪有那么容易!南州的兽族同盟,离这里遥不可及,不可能攻打过来。紫玄皇朝的人族大军,不是吃素的。”

????“唯一能带来威胁的,是数千里之外的烈日山脉。这丛山峻岭人族难以行动,深山里有一个大型的青狼兽族部落,实力很强。

????此青狼部落借助险恶山岭之地,危险着沧蓝国的边境。但沧蓝国陈列在边境的十万铁骑大军,也不是摆设。

????青狼部落的主力狼兽兵如果敢从烈日深山里钻出来,进入平原地带,被沧蓝国十万铁骑抓住。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众大人们一寻思,脸色稍稍好转起来。

????只要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狼族兽兵,大概的实力,他们的恐惧就减轻了很多。

????烈日山脉的这支青狼部族,早就被沧蓝国部署在边境线的十万主力骑兵给盯防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它们顶多派一股小兵来偷袭偷袭鹿阳府,需要途径东莱郡各地城池,一路要小心翼翼躲藏,根本来不了多少兽兵。

????鹿阳城可是一座城池,来上千百个狼族兽兵还没放在眼里。

????“应该就是这支烈日山脉达到青狼部族,想要抢夺幼兽,为兽盟立功,不知死活跑出来送死!”

????“青狼部族的兽兵,当我们人族是好惹吗!它们要是敢来偷袭,就叫它们有来无回!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在鹿阳城下把它们歼灭!”

????“我们现在已经预测到了它们会出兵,就能早作准备!城门虽然破了,可说不定是我们主动诱敌呢!”

????“我鹿阳府实力雄厚,更有八大家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守住鹿阳城,必然胜券在握!”

????“圣神《千年战和条约》还有三年才到千年一轮的战争期,在这三年之内,狼族是绝不敢攻打我鹿阳府城。”

????众大人们一扫之前的恐惧之心,顿时士气高涨。

????虽然还未完全扫除所有的疑虑,但是鹿阳府的天既然还没塌下来,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差不多了!”

????沐封山见众人的信心都稳定下来,望了望星空的天色,快到祭祀结束的黎明时分,朝姜城主微微点头。

????姜城主知道沐院长的意思,朝众人道:“今年的祭祀系考核,收获巨大。九名少年祭祀者之中,一次出现了一名圣神系祭司和一名星尘系祭司,这是从未见过的盛况!

????这说明,大运势还是站在我们鹿阳府这边的!这次祭祀回城之后,任何人不得散布恐慌言论,引起城内民众恐慌逃离,否则城主府必严惩不贷。”

????“是!城主!”

????“谁敢胡言乱语,造谣生事,谁就是大家的敌人!”

????众人纷纷点头。

????如果鹿阳府的民众都因恐慌逃跑了,大量田地抛荒城内商铺空旷无人城外矿山无人开采,他们的家族产业挣谁的钱去。

????“祭祀队伍,启程回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