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7 祖坛真灵-神武觉醒 ag8866.com环亚娱乐|优惠,ag视讯竞咪厅|官网,AGAPP|开户

神武觉醒

797 祖坛真灵

797 祖坛真灵2017-11-11 8:33:35Ctrl+D 收藏本站

????诸圣城以内,阵法恢弘,光芒冲霄,灿灿生辉,缭绕澎湃霞光,弥天极地。 .

????最可怕的是,阵法之中,似有生灵在苏醒,没有生机,但气息却可怕到极点,令这阵法顿时充满了诡异之感。

????“嗥……”

????大灰大吼,瞪大了硕大的眼睛,十分不安地甩动象鼻,莫名感到心慌与躁动。

????叶凡也感到极其的不舒服,无形的压力压落下来,如一座巨山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这十分恐怖。

????“阵法?如此大的蕴灵阵法?”

????抬头看着广阔浩渺的光幕,叶凡心中惊叹,却也忧虑无比。

????他见过很多阵法,各有妙用,就连他自己,也能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出来。

????并且,因为有“殇”的关系,他对阵法的了解不算少,这蕴灵阵法,他也是有了解的。

????此前叶凡遇到过的阵法很多,但大多都是死阵法,只会自动而机械性地运转,缺乏灵动,是很容易被人找到破绽的。

????而这蕴灵阵法,则是将五阶皇级以上生灵元神抽出,炼出一缕真灵,让其融入阵法之中,无需制作者操控,也能发挥出十成威力。

????叶凡也没有想到,紫凰宗竟然有蕴灵阵法,这种阵法向来举世罕有,并且也有缺陷,一般而言,不是很有把握,很少有势力会制作这样的阵法。

????而紫凰宗,不但制作了这样的阵法,而且这阵法范围极大,耗费资源与材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自然而然的,这阵法的威力也绝对是惊世骇俗的。

????“你果然启用了阵法。”

????大长老面色晦暗,重重一叹。

????他这一方,从来不先掏出底牌,既是保存实力,也是避免任何没有必要的消耗。

????可谷陆完全不顾这些,十分坚决与果断地开启阵法,仅这一瞬,所消耗的资源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了。

????“有这样的好东西却放着不用,岂不是天大的浪费?”

????谷陆浑不在意,目光炯炯地看着叶凡,冷笑不迭道:“叶凡,你看这底牌如何?足够杀你吗!”

????叶凡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言语。

????而战场中心,紫凰宗高层中,属于大长老一系的强大武者,见到镇宗阵法出现,纷纷是慌了,战力骤减两成,一下子落入完全的下风。

????身为紫凰宗门人,他们对这阵法最是清楚不过了。

????此阵法的能力,可不仅仅只是攻伐和防御,还有加持和削弱的效果,此阵法一出,宗主一系实力大幅提升,大长老这边必然受到无穷压制,这让他们还如何抵抗?

????“请阵灵苏醒!”

????谷陆双手托天,神色虔诚祈求道。

????嗡!

????虚空震颤,阵法光幕上迸发的光芒愈发盛烈,璀璨的如同一团团炽盛的火光,火海无边无际,将紫凰宗淹没。

????“何事?”

????一个丝男非难,似女非女的声音震荡虚空,却并未有真实的声音,而只是一道神念波动,直接传递近所有人脑海,连抵挡都无法做到。

????“请阵灵为我等镇压贼人,还紫凰宗一个朗朗青天。”

????谷陆拱手作揖,手持令牌说道。

????大长老一系的强者心头一沉,暗怒不已,心中怒骂连连。

????这谷陆也忒不要脸了,自己要做那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居然还有脸说还紫凰宗一个朗朗青天,真要这么做的话,第一个要击杀的就是他。

????众多大长老一系的族人心中极其憋屈,却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谁有令牌,谁就能命令与掌控阵灵,他们说的话,阵灵是丝毫不会理会的,说也白说。

????“宗门内争么?真是无趣,为了争权夺势,你们就这么挥霍宗门财力?!”

????阵灵的声音震动虚空,却不知从哪里传来,声音淡漠,没有一丝一毫感情。

????显然,它只听从手持令牌的人的命令,哪怕是二系之争,它也不打算去追究什么正与反,谁是正宗,谁是叛宗,只看令牌行事。

????“请阵灵出手。”

????谷陆不敢有丝毫不满,再次恭声说道。

????阵灵不再出言,而是直接付诸行动。

????只见庞大无边的阵法光幕明灭了几下,那无尽如火团般的光芒,忽然调头坠落了下来,分成一道道,若亿万流星化作滂沱大雨浇下,炽盛的光芒挤压满空间,恐怖无边。

????“啊!我不甘啊!”

????“可恶!我宗之阵灵,竟然为贼人所用,镇压我等忠良。”

????“请大长老请出祖坛真灵!”

????无数道如火般的光芒从天而降,密密麻麻,漫天都是,璀璨的刺人眼目,将所有大长老一系的人全部镇压,光芒萦绕之下,元气全部封锁,当场束手就擒。

????无数人大吼,神情悲愤到极点,奋力挣扎,却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绝世阵灵的镇压。

????叶凡大灰谷心月等,也都遭受了炽盛光芒的攻击。

????叶凡周身笼罩煌煌不可直视的雷光,化身人形闪电,飞快来到谷心月身边,皇刀当空立劈,霎时间,刀气漫空激荡,雷弧四蹿,空气都发出阵阵焦臭味。

????谷心月受了重伤,但好在叶凡为她挡下了镇压光芒,将光芒击的粉碎。

????大长老受伤虽重,但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抬手之间,食指上多了一枚晶莹剔透,漆黑深邃的扳指,释放奇妙神异的丝丝黑芒,轻易瓦解掉了光芒。

????“唔?还有那么多没被镇压,你麻烦不小。”

????阵灵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下一刻,阵法光幕上涌动的光芒更炽盛了,成片的光芒大浪从四面八方涌动而来,涟漪万重,汇聚成一团,而后凝成一道道光柱轰落。

????这些光柱之上,镇压封锁之力不算强大,但威力却十分惊人,分明就是要直接展开攻击,而非单纯镇压。

????“紫凤祖坛!”

????大长老浑浊的双目猛地紧缩,不敢有丝毫犹豫,一抹食指上的扳指,口中念念有词,发出古老怪异的音节,似在沟通某种冥冥之中的存在。

????轰!

????灿烂无比的光柱落下,千军一发之际,大长老身前三尺处,却忽然浮现出一道黑色的光幕,呈半透明,挡住了这一道光柱的轰击。

????当!

????叶凡张开神武皇翼,将谷心月护在身后,双手握刀,硬撼光柱。

????刺耳的轰鸣声传遍十方,方圆千丈大地轰然沉陷,烟尘滚滚涌起,同时,一道身影飙飞了出去。

????另一边,大灰周身覆盖上了冰土双重重甲,但也在光柱之下哀鸣一声,隆隆声中倒退了十几步,脸色很难看。

????最惨的是虚空螳皇它们,被光柱轰伤后,又遭到十二个死囚武皇围攻,很快伤势就再加重不少。

????“饿……”

????虚空螳皇眼睛都绿了,长满密集利齿的口器边缘淌落下成片的唾液,尤其被轰伤之后,情况更是严重。

????持久战一直就不是虚空螳皇的强项,如今大战几个时辰,如果不是赤曜兔兽皇和蛾龙兽皇为它顶着压力,它早就饿疯了。

????可惜,即便有赤曜兔兽皇二个顶着,此刻也到头了,虚空螳皇消耗再少,此刻也饿到了极点。

????“宰了它们,今晚吃兽皇肉。”

????一群死囚武皇神色残忍,冷笑连连,目光不断在赤曜兔兽皇三个身上扫来扫去,仿佛在掂量哪一头的肉比较好吃。

????这种目光,让赤曜兔兽皇和蛾龙兽皇气的不行,却又毫无办法。

????这群死囚武皇数量太多了,又懂合击战技,联手之下,十分难缠,它们三个打了半天都没拿下这些武皇。

????眼看虚空螳皇越来越饿,已经从疯狂变成了迷茫和执着,兔皇就知道,再饿下去,虚空螳皇就要活活饿死了。

????第二次镇压不成,阵灵没有丝毫不耐,按部就班,再次祭出数道灿烂惊人的光芒,若天罚降临而下,罚决苍生。

????叶凡目中带着无比的凝重,虎口已经崩裂的双手握紧了象皇刀,啸声惊空,澎湃雷光疯狂爆发,再次硬撼那灿灿光柱。

????轰!

????叶凡狂喷鲜血,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

????大灰长嗥,举牙洞穿而去,结果,周身重甲如脆弱的瓷器般,顷刻支离破碎,大灰庞硕的身躯,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下,口中不断溢出鲜血。

????虚空螳皇三个同样被轰飞了出去,一众死囚武皇哈哈大笑,扑了上去。

????正在这时,“嗡”的一声,虚空剧震,一道不可见的无形涟漪扩散出去,与此同时,一座古老恢弘的祭坛浮现在虚空中,其上黑石如玉,长满了青苔,斑驳古旧,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与沉重感。

????那十二个死囚武皇警兆大作,疯狂挣扎反抗,想要挡住无形的涟漪。

????嘭嘭嘭……

????十二道身影毫无反抗之力,全部掀飞了出去,但受伤并不重。

????嗤嗤嗤……

????蓦地,一道道乌黑的光芒射出,笼罩叶凡谷心月虚空螳皇等,将几人全部接引而来,落在祭坛之上。

????“你们还好吧?”

????大长老苦笑着询问叶凡等人。

????叶凡勉强撑起身躯,背上羽翼展开,将包裹着的谷心月放了下来,神色复杂地打量了一番祭坛,看向大长老,说道:“大长老,这是你最后的底牌了吧?”

????大长老苦笑点头,说道:“我身为大长老的权力,只能调用这种宗门级别的器物了。辜负了宗主的厚望,让你们失望了。原本寄望于宗门其他各脉能全力支持我们,但看来是做不到了。”

????叶凡衣襟染血,但神色却诡异的平静,摆了摆手道:“意料之中,你若短短数个月准备,就能压过谷陆,紫凰宗也不会是谷陆做主了。”

????大长老闻言顿时一呆。

????这样的结果他也有所预料,此刻随着底牌手段一个个揭开,他终于绝望。

????但听叶凡这么说,似乎他早就猜到了这些。

????可为何他还是如此平静?

????“有这座祭坛,可暂保我等的安全。但还是没有多少胜算,我们是暂时撤走,还是继续和他拼?”

????大长老定定地看着叶凡半晌,感觉叶凡深不可测,却又想不明白叶凡底气在哪里,还有什么底牌没掀开。

????毕竟,叶凡刚才被一击重伤,这是没有丝毫水分的,如果准备有手段,何以不用?

????“继续拼,整个紫凰宗能拿出手的底蕴很多。但一分开也就那么几样底牌,继续耗掉谷陆的底牌就对了。”

????叶凡取出储备丹药分发给虚空螳皇谷心月等,自己也服下一枚,开始治疗自身伤势。

????他没想着短时间完全恢复,只要有一战之力就足够,用时不会太长,大战可还远未结束呢。

????大长老迟疑地将目光转向谷心月,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谷心月毫不犹豫地点头,对叶凡,她倾尽一切的信任。

????见状,大长老也不再犹豫,盘坐在祭坛上,口中念念有词,发出一连串晦涩古老的音节,十分诡异,如歌如诉,黑玉扳指在此刻陡然亮起,鲜红晶莹,如血,如火,无比的绚烂。

????随着扳指亮起,整个黑玉祭坛,竟也亮了起来,闪耀夺目的赤色霞光,转眼间从死寂的黑沉沉变成生机勃勃的赤红,缭绕无尽霞瑞。

????恍惚间,仿佛有万千灵禽发出清鸣,绕梁三日,天地与之共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